当前位置: 三农投资网>>投资风向标>> 返回乡村网首页

薛蛮子:今天马云拿当年那份B2B的计划书 我依然不投

时间:2016-04-26来源:投资中国网 作者:贺孟恩
 

   投资中国网讯,2016年4月11日-13日,由投中信息主办的“2016年中国投资年会”在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隆重举行。本次“中国投资年会”以“跨境、布局、未来”为主题,探讨当下行业热点,纵论私募股权行业未来,掀起了对中国股权投资行业新一轮的憧憬与展望。



  每日经济新闻副总编辑兼战略投资部总经理黄晓义(左)和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右)
  4月13日,在今年创新的“对话天使”环节中,每日经济新闻副总编辑兼战略投资部总经理黄晓义和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展开了一场掌声不断的火爆对话。
  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认为,今年是网红元年,网红是一个未来大的趋势,但投同质化的项目可能是有问题的,“我觉得做一个网红平台、直播平台,是有巨大价值的。”但对于网红、段子,老百姓更喜欢推陈出新。所以有生命力的网红,首先要有娱乐性,第二是专业性,即有一定深度的,有长期吸引力的,“最后一定是符合小众趣味的有长期吸引力的,看的人觉得又能长点知识,又有极大的娱乐性,这样的网红将来是有长期前途的,靠着一鸣惊人这事肯定是难以持久的。”
  而在未来什么样的行业出现的网红更有生命力,薛蛮子觉得,譬如医疗行业,“如果有一个人能有公信力的讲食品该如何吃,简单方便又健康的营养方式,一定会获得老百姓追捧。”
  谈到过往投资,薛蛮子曾经错过了马云,不过薛蛮子笑称,“今天马云还拿当年的商业计划书来,我依然不投,因为他要做B2B,而后来他悟出来和做成功的是2C的部分。”薛蛮子强调,天使投资投人没有标准,全靠“第六感管”,“早期投资是艺术绝不是科学,没有办法这个人身高、脸谱、属相、生日、血型、三维都没用,到最后最关键的还是蒙,投得好的都是蒙出来的。”薛蛮子说。
  以下为每经战略投资部副总编黄晓义和知名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的对话发言实录,根据速记整理:
  黄晓义:我是每日经济新闻的副总编辑,今天很荣幸可以与各位创投界的大佬、精英和前辈们一起交流,非常开心。我在来的时候成都到上海的飞机上我就在想,今天我和薛蛮子老师做对话,如果要取标题怎么取,作为《每日经济新闻》,天使与魔鬼的对话,当然魔鬼要加一个引号。薛蛮子老师大家知道是中国天使投资第一人,给很多创业青年以希望,打开创业之门,给他们投下宝贵的资金。我们《每日经济新闻》在过去能够在资本市场立足,我们的第一炮其实就是依靠IPO的监督揭黑报道打开市场,当时在中国证券史上有很多的案例,同时被证监会决定停止上市的案例有80%是来自于我们《每日经济新闻》。所以我们对优秀投资人和企业老板来说我们可能像魔鬼一样的存在,所以我们好像魔鬼,这个对话就是魔鬼与天使的对话,希望对话可以碰撞出很好的思想的火花。
  我们要问薛蛮子老师第一个问题,接过刚才美女主持的说话,网红的说法,现在是投资很大的风口了,薛蛮子老师很有发言权。第一,他就是一个优质的网红。现在说股评家李大宵10个亿,薛蛮子老师最起码20亿以上,网红经济会给我们商业模式带来什么样的重构呢?
  薛蛮子:网红的事投了主要因为好玩,老头自己的钱,赔就赔了赚就赚了,网红看着很好玩。一个是符合潮流,我们的媒体首先是从传统媒体、报纸、电视逐渐地进入互联网,从互联网到了移动媒体,越来越碎片化,越来越随意化,越来越个性化,网红就是在移动端人人都成了自媒体时代一个必然的现象。每一个人都有他的发言权,在他的专业领域的专家都可以有相当的影响力,这个是有巨大价值的。我觉得网红一方面是吐槽大师,有上千万的粉丝,有上亿的点击量,同时还有千千万万教你怎么修指夹、烧法国菜、理发、出行、旅游、上北极南极,其实各个方面的专业都有出现网红的机会,随着我们的时间越来越碎片化,以前我们上网都要点一个网址,大家都要上一个互联网的基础设施,现在上网没有必要到一个地方,现在直接想什么值得买,直接上某某小网站就可以了,我几乎不用通过任何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变化。所以网红从这个角度来说是一个未来大的趋势,同时像刘芹老师说的,现在人人都在搞直播和网红,投同质化的我觉得可能是有问题的,但我觉得做一个网红平台、直播平台,都是有巨大价值的,今年是网红元年,明年还会更多,我们的注意力是有限的,到最后一定会有审美疲劳,郭德纲讲段子,我讲段子,大家看得时间长了就烦了,会有新的人出来。老百姓喜欢推陈出新,喜欢不断地被娱乐,这个趋势一定是大的趋势。
  黄晓义:谢谢薛蛮子老师给我们做了网红入门的普及,现在中国有很多网红其实也是背后有一个推手,有一些机构的包装和炒作形成的,很多网红最后都变成了偶像明星的女朋友了。新的网红时代,薛蛮子老师认为哪些特质才能选出一个优质的有持续生命力的网红?
  薛蛮子:我觉得首先是他要有娱乐性。第二,要有专业性。必须有一定深度的,如果简单地吐个槽、逗个乐、讲个二人转,这个事肯定做不长,要想做长一定要有一个长期的吸引力,因为网红这个事美国、欧洲都做了很多年了,现在的小孩已经不看电视了,美国的孩子唱歌选三五个人,每天就听这几个人,我也不看NBC、CNA,同样他喜欢的电影、秀都是用个性化的手段,我的儿子已经完全不看电视了,他吸收信息的模式都在网上,最后一定是符合小众趣味的有长期吸引力的,他觉得又能长点知识,又有极大的娱乐性,这样的网红将来是有长期前途的,靠着一鸣惊人这事肯定是难以持久的。
  黄晓义:刚才薛蛮子老师说美国的趋势,今天我看新闻说特斯拉的总裁马斯克媒介主管已经辞职了,他是巨大的网红,不需要媒介主管,我们媒体人感觉压力挺大的,在网红时代。我想再问一个问题关于网红的,您认为哪些行业比较适合做网红经济?最近财经界感觉比较浮躁,很多分析师也开始做网红了,海通的煤炭分析师也开始向网红界进军,财经界的网红风险比较大,最近的郎咸平老师,都是比较烦恼的时候,风险也比较大,哪些行业你觉得产生优质网红的概率比较大一点呢?
  薛蛮子:首先是医疗行业,我认为如果有一个人能够有公信力地讲我们现有的食品该怎么吃,什么样是一个简单、可行又便宜的方法,能保证健康的营养方式,一定会得到老百姓的追捧。除了大健康之外,只要你非常平和,不是忽悠,非要买什么,胡萝卜、大白菜怎么吃出健康的生活,这样的营养师一定是有前途的。同样简单的化妆,不用天天买面膜,用什么方法让女孩子青春永驻,怎么能够有方法,不要说有什么石破天惊的方法,一定是平时生活当中人人能做到的讲的话,这种我觉得是有巨大前途的,在海外有一大批这样的人,他有很多人听他讲,听了他的讲话,到沃尔玛买这些东西,生活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不用到南极、北极,不用上西藏高山非要挖极草,这是不可能的。大健康是很的环境,旅游,你只要有一点娱乐性、专业性,这方面都可以。书,《罗辑思维》,是个人就要装逼,装逼就要看书,我是罗辑思维的,外国的事也能忽悠一段,高晓松说说古代的事,玩点二次大战,玩点林微因、梁思成,大家都不知道的事,好玩,这些都是高端网红。同时每个行业细分市场将来有巨大的市场,只要涉及到民生,教你怎么炒鸡蛋,怎么做鸡蛋汤,50元做一个好菜,这些教别人,会有巨大的前途。
  黄晓义:薛蛮子老师充分地分享了他的网红思想,我想问第四个问题,这个问题是天使投资人比较关注的,天使投资怎么获得成功,薛蛮子老师其实也做了一些总结,很精辟,一个是人靠谱,一个是事靠谱,第三个是价格不太贵。我现在不想问他的成功案例,因为他的成功案例已经被各种媒体写得太多了,我想给薛蛮子老师揭点短,你有没有什么刻骨铭心失败的案例?如果有的话获得了什么深刻地教训呢?失败的经验很有价值。
  薛蛮子:我在各种场合都说了,其实成功都是偶然的,失败是必然的,在我见到的投资案例和平时创业过程当中绝大部分见到的创业者都是好多次失败,前几次都失败了,我投资可能最大的失败就是大家听说过一个东西8848,中国最早的电子商务的时候,我们在2001年就开始折腾这个事,当时我们卖一本书8元,事后还赔8元,每卖一本就赔这点,当时我说这个生意已经做不下去了,我卖了一个电视,好不容易拉到贵州去了,背到4层楼,那个人说不要了,他就晕过去了。我看到一个未来的电子商务的潮流,很早就做了一个先烈,同时我们在该坚持的时候没有坚持下去,当时应该上市,降低一点价格上市融资,也没有这样做,从我们角度来说犯了巨大的错误,但是刚才说到的这些错误其实都是不可避免的,每一个行业都是前赴后继,没有先烈哪有后面发财的人呢?给人垫路也没有什么错的,我们现在也活得好好的,最重要的是要不断试错,能够容忍失败,有一个很强的生命力,在中国现在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就像刚才刘芹说的,每10年从PC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今天又出了VR和AI这些东西,每一个新招都带来了风水轮流转的新的科技大的转型,都带来了新的投资机会,刚才刘芹也说了,中国的大健康、泛娱乐都是有巨大前途的,都是好事,都是可以玩的。
  黄晓义:薛蛮子老师比较坦率地讲了他失败的总结,我可以加一条,名字可能以后要注意一下,8848以后去看风水,我觉得这个太高了,登山风险很大,所以名字可能要改一改。刚才我接过来说,关于退出的问题刚才薛老师讲了,那个时候上市是不是价格低一点上去可能会好一点,涉及到投资里面很关键的退出的问题,股市投资一直说买是徒弟卖是师父,我想请教薛蛮子老师,您的天使投资退出有没有什么规律可循?
  薛蛮子:现在天使投资大部分的出口,以前做一件事要上市要7-10年,现在中国出了一个新三板,三四年就可以弄出去,现在新三板至少是有一个地方能挂在那里,反正也卖不出去,现在新三板肯定是最好的出口。
  黄晓义:这是新三板的渠道,包括人这边你有没有考察?你说人靠谱、事情靠谱,如果人变得不靠谱,事情的方向也有点不靠谱了,你是不是也果断退出?
  薛蛮子:等到不靠谱的时候也就退不出去了。
  黄晓义:我想再问薛老师一个问题,关于人的问题,前段时间我看你转发了一个文章,你投的一个企业的CEO,请深入灵魂,招募你的合伙人,写得非常好也非常深刻,总结了一些有意义的规律,但是我们也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我自己也遇到这样的问题,天使投资的时候需要一个好的CEO,也需要一个好的团队辅佐这个CEO,人和团队都同时重要,但是很多时候两全其美很难,这个时刻我们是放弃这个投资还是我们勉为其难还是要投,人和团队不能完全两全其美的时候。
  薛蛮子:对于我们早期投资人来说是没有一个完美的,天下最好的团队和天底下最好的事,对于早期投资没有这么多讲究,对于创业者来说他的成长是非常困难的。早期投资管10、8个人可以管,昨天我和投资的点融网的郭总吃饭,他说他们现在2800人,我说握手都把你手握碎了,他说我现在管的已经不是创业企业了,和大的金融机构一样玩了,不那么好玩了。确实对每个创业者来说从来也没有想到3、4年之后自己的创业企业变成2800人的企业,而且800人在上海2000人在全世界各地,现在泰国也开了,朝鲜也开了,这事已经变成一个巨大的机构,挑战是完全不同的。另外一个小伙子2年前投的他,现在280人,他非常苦恼,非常不满意这个人,但是没有办法解雇,一解雇再找一个人要三个月,没人干活,所以只能忍着。每一个创业者都在不同的阶段当中闹革命,永远遇到新问题,这是一个必然的成长的过程。为什么千千万万创业企业能够变成独角兽,可以变成一个真正成功的企业,其实是一个小概率事件。我们投资人抱着很实事求是的没有过高企图的心态,首先是好玩,这个事不赔大钱,有一个事干,这样想就踏实了。
  黄晓义:说起马云,最近有一篇报道写我们薛老师说他的一些失败案例,提到马云的时候说薛老师之所以不投马云是因为马云长得不太好看,有没有这个事情吗?
  薛蛮子:这个事本身是一个笑话,马云在2001年到UT的时候见孙正义,我们都坐在那里,当时不投他主要的原因是他要的价钱太高,他们家7口人,包括他老婆,拿一张纸要1亿美金,我们觉得价钱太大,长相无所谓,心里是个问题,但是当时没有直说是个问题。只有老孙独具慧眼,说这个人必须要投,投了2000万,UT基金10%,我们当时也是投了,这个事后来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我觉得马云到今天他拿来商业计划书我也一样不投,当年要做一个B2B,今天他们也没有做出来,他玩的事是给中国所有的屌丝找了一个卖假货不交税的招,能赚钱,屌丝们满足了最基本的需求,中国穷人遍天下,不想交税又没有招,在家里搞一个PC,直接就卖了,这个满足需求了。第二,所有屌丝谁也不相信谁,所以搞了一个支付宝,这就两件事发了大财了。我觉得他满足了社会深层次的需求,但是他当时给我们商业计划书没有这么些,当年玩B2B,当时这个事就是一个附带,今天也没有做出来,就是忽悠。
  黄晓义:薛蛮子老师讲得非常直率,我补充两点。第一,我建议投中信息和界面、《每日经济新闻》把这段删掉,免得引发口水战。第二,我们以后写计划书的时候胆子大一点,写一个亿也可以,说不定薛蛮子老师多看一眼,因为他有失败的经验了。再问一个问题,关于人靠谱的问题,有四种人他不投,靠谱的事情薛老师你好像没有给出一个比较提炼过的标准,这个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薛蛮子:人靠谱这个事是没有标准的,人靠谱到最后是第六感官,尤其早期投资一定是艺术,绝对不是科学,没有办法这个人身高、脸谱、属相、生日、血型、三维都没用,到最后最关键的还是蒙,投得好的都是蒙出来的。
黄晓义:我一直有一个疑问,我看了很多您的报道,敢于雪球的投资,您说当时创始人不懂英文也不懂财经,你敢投他,确实没有想到。你当时是什么理由投他?
  薛蛮子:他是一个福建三线城市的小伙子,上北大学了中文,人非常执着、认真,在网易干过若干年,同时他在不懂英文的情况下作为一个网易的高管,有了网易的期权,因此关注了美股,把知道中国有50当个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所有这些员工都有这个需求,他本人就是用户,他完全知道一个不懂英文的人要关心自己的期权,怎么套现怎么做,这个需求是他有切肤之痛,所以他了解这个。第二,价钱便宜。150万占10%,豁出去,当时没人投他,我们就蒙一把,蒙成了,这个小伙子投得好,都是蒙的。
  黄晓义:这个蒙比投P2P好一点。P2P投下去蒙给谁都不知道,麻烦大了。昨天我还听了关于P2P的笑话,东莞自从被扫黄以后,很多KTV高级女性转入P2P工作了,P2P老板很聪明,他知道什么叫精准营销,这些女孩子手上掌握了大量的手机号码,都是有钱人,叫过来撒个娇可能就投她了。最近爆出来几个互联网金融出事的企业,都是美女高管,大把现金,筛现金、玛莎拉蒂,这就是暴发户的心态,看出来这些人的素质确实不高。如果有素质的女孩子不会这么晒的。
  再问薛老师一个问题,您现在在投什么项目呢?这个问题大家可能很关心,我们刚才侃了那么多大山,大家想听一点干货,你现在在投什么项目?两三年之后说不定又是一个风口。
  薛蛮子:所有的风口等你看出来就不是风口了,现在人人都说的风口,大健康、泛娱乐、人工智能、VR,报纸上只要看今日头条最常用的词就是风口,但是真正的风口一定是我知道也不告诉你,自己偷偷投,投得差不多了再宣布。
  黄晓义:只有经常关注薛老师的微博了。我是第一次和薛老师做对话,以前没有见过也没有联系过,我通过一个晚上研究了薛老师的微博,觉得干货特别多,才能在这里和他做一个对话。最后一个问题,您看了这么多中国的创业投资者,人数也是极具膨胀,规模很大,现在又是一个温度不高的时候,您对这些创业者有什么忠告吗?
  薛蛮子:创业不容易,一定不要为创业而创业,多花一点时间想清楚你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有什么你比其他13亿人口有优势的地方,你找的方法是别人想不出来的,多想一想,选择比勤奋重要,这是一个真理,我们现在太浮躁了,每个人都想做马云,我目前看到的微信、微博上还有你现在不投我就把下一个马云耽误了,就把下一个马化腾耽误了。我一看就自动删除,因为不是天底下人人都能做马云的,你的长相也和他不一样,这个事有难度。但是不要太浮躁。第二,时间,中国创业环境某种程度来说比美国还好,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拿出这么大的力度给这么钱让创业者玩这个事,现在居然大学鼓励休学还送钱,闻所未闻的创业时代。所以把孩子们都忽悠到这里,我始终是不主张大学生创业的,我认为大学生只有极少数天才,像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可以做这些事,大学生基本上都是O2O,都是大学里开店,送一点小传单,来来回回就是这些事,我觉得最好是工作一段时间,你想创业,毕业了之后再创业公司,干个一两年,懂得怎么回事再出来,用你的人脉关系和当时的环境再出来创业,你的成功概率就会大得多。千万不要轻易地把你爹妈给你媳妇买房子的钱、买车的钱、养老的钱马上就拿出来往不着边的事上撞,应该要厚积薄发,多做一点积累,不要那么着急,中国的好日子长着呢,6个月之内做马云你也做不了。
  黄晓义:最后一个问题,现在中国互联网市场大家都说BAT越来越强大了,几乎快要垄断了。都不是说BAT做不做这个项目了,而是BAT收不收你了,创业者在这个时代还有没有比较大的机会去做呢?
薛蛮子:随着科技的进步,一定有巨大的机会。最简单的就是一个VR,如果你是用视频来做今后的搜索,如果我们设想10年之内没有手机,那今后我们的社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如果没有手机了,BAT怎么过日子也是很大的挑战。科技只要不断地变化,人获取信息的手段不断地变化,产生每一个行业新的巨无霸的机会多得很,当年都认为新浪、网易、搜狐谁也不可超越的大公司,现在这三个已经都不是一线互联网企业了。这行业10年之内就有这么大的变化,所以我觉得每个行业风水轮流转,5年一个周期,10、15年一个周期,其实在历史的长河中都是短短的一瞬间,不断地都在变化的时代,所以所有创业者机会大大的,而且你没有必要都做成BAT,你做成一个很成功的公司就很踏实了,作为创业者来说最好做细分市场,BAT干不了的,这就最合适了。
  黄晓义:薛蛮子老师讲BAT的问题,我自己其实不是一个创投行业的人,但我感觉中国互联网的这些领袖们在高科技技术上的重视程度好像不如美国同行,马斯克把火箭回收了,这是多大的创新。我们更多地还是在商业模式上去变化,我玩不过你就把你收购了,但是我们自己的技术创新好像和美国人比起来还是差距蛮大的,包括你刚才说的VR技术,最近有一些行家说我们国家的VR技术99%都是忽悠,技术在别人手上,我们要创业也是有蛮大成本的。
  薛蛮子:和我们中国的教育制度和体制有关,我们这里不主张小孩独立思考能力,个人的思维,所以从学校起就不主张这么天马行空的事,大家基本上死记硬背,所以从中学、小学一路念到大学、研究生,学的招都是社会学,怎么和老师关系好,怎么混过去。同时创业上大家喜欢微创新,喜欢拷贝,因为拷贝的成本低,创业、创新,中国这方面有巨大的差距。谷歌这样的公司它能够花几亿美金研究癌症解决的问题,没有任何企业敢做的事,我觉得和我们长期的教育制度以及民族性都有巨大的关系。

------分隔线----------------------------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友情链接
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三农投资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
村村通·一路发三农信息化168网站群平台成员·全国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
三农投资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17 sntz.com.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0215502号-11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298号
联系邮箱:nongcunhzsw@tom.com  客服电话:010-56021399 010-80449558
业务QQ:    客服QQ: